那罗陀_银子

Jauhar,烈火中的女人们

帕德玛瓦蒂王后结尾,有很多影评说是Sati,其实应该是Jauhar,又称为Jauhar Sati。Sati是妻子殉夫,Jauhar则是发生在王国被异族占领时的集体自杀行为。印度历史上著名的Jauhar基本都发生在与穆斯林作战期间,1232年的Gwalior,1303年的Chittorgarh,1528年的chanderi都有过大规模Jauhar。其中Chittorgarh次数最多,最后一次城破之日正是洒红节,阿克巴军队进城时看到的不是节日的红粉,而是遍地鲜血。

最早的Jauhar据称发生在712年,Muhammed bin Qasim杀死了国王Dahir,Dahir的王后拒不投降,她召集人马固守孤城,最终,城中粮食断绝,王后便带着城中所有妇女,抱着孩子,戴上最珍贵的珠宝投身烈火,与城俱焚。男人则出城施行自杀式攻击,即Saka。Saka有时也会被认为是Jauhar的一部分,女性投火,男性战死。和一般的战斗不同,Saka是自杀性的,男人会卸下盔甲,不带武器,穿上华美长袍,与好友携手出城,迎接被敌人杀死的“荣耀”。

因此Sati和Jauhar还是有区别的,Sati在当代印度已被法律禁止,并受大众谴责。但Jauhar则仍被当成一种英勇的殉国行为。Jauhar这个词的来源是“紫胶”,熟悉摩诃婆罗多的朋友应该都不会陌生,推敲起来,大概与其方式是和宫殿一起玉石俱焚有关。当然也有很多质疑者认为这仍是男权社会的压迫所致,女性本有机会活下来,Jauhar剥夺了她们的生存权。例证之一就是亨比城破后,两位未来得及自杀的公主后来成了德里苏丹的后妃。不过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,在以劫掠和屠杀为目的的中古战争时代,作为失败者一方的命运可想而知。是否真的有机会活下来、以什么样的方式活下来,也都难说得很。

总的来说,Jauhar仍然是一种被宗教美化了的极端行为,但它的源头是战争,含义和Sati也有不同。实际上,无论是Sati还是Jauhar,宗教外衣下也都是现实意义居多。比如Sati涉及到等级社会中女性的附属身份和继承权矛盾,Jauhar则反映了战争对人民生活的摧毁。它们残酷或愚昧的一面是历史的遗迹,而并非仅与宗教有关。










BLUE GOD 节译(十五)杀童护

刚沙死后,妖连也死了。再一次地,邪恶联盟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中。它的大将,童护、萨尔瓦和弯牙都感到了恐慌。

肤色苍白的童护被称为车底国的人中雄牛,是奎师那和般度之子的亲戚。他的母亲斯鲁塔是富天最小的妹妹。

童护生下来就是不同寻常的,个头巨大,肤白如纸,有四条手臂和三只眼睛。当他还是个婴儿的时候,他的声音丝毫不像人类。相反,他像一头驴那样叫着。朝堂中的祭司告诉他父亲,这怪婴的降生是个不祥之兆,国王达马格萨想除掉它。但是,有一天晚上,天音降临,对他和王后说道:“这个孩子不会给你带来任何伤害。即使你抛弃他,他也不会死。因为他命中注定,要死在那人手中。”

童护的母亲哭道:“我怎么才能知道谁会是杀我儿子的凶手?”

那声音说:“当他的第三只眼睛一看见那人,就会消失;当他坐在那人腿上时,他多余的胳膊也会不见。”

奎师那还记得,在童护出生后不久,他去拜访他那车底的古怪表弟。他记得童护的第三只眼睛是如何在他看到的时候就消失了,而当奎师那把他放在膝上时,他那多出来的粗壮双臂也立刻化为乌有。这是第一次,在表哥的触摸下,小童护不再像野兽一样,而是用人类孩子的声音嚎啕大哭。

童护的母亲既高兴又焦虑。那天她哭了。

"哦,奎师那,答应我,如果我的儿子冒犯了你,看在我的份上,饶恕他吧。”

奎师那笑着搂着姑妈说:"看在您的份上,我会原谅他一百次。他毕竟是我的小表弟。”

但国王达玛格萨听到了所发生的一切。他觉得一百次的赦免许诺太轻率了。除了奎师那,妖连最为强大,他是奎师那的死敌。当童护12岁时,达马格萨将他送给摩揭陀的妖连,做他的弟子。妖连热情地拥抱了这个长相凶恶的年轻人。

“好孩子!”他咆哮道:“我要让你成为人群中的雄狮!”

在摩揭陀,童护首次遇见毗陀婆的宝光。在射箭课、以及妖连关于传授治国之道的秘密课程上,两个年轻人逐渐密不可分。也是在摩揭陀,宝光将他妹妹艳光的手不容争议地交到了他的朋友童护手上:后者看到艳光第一眼时就被她迷住了。不知不觉中,宝光播下了一份终生性的、强大的仇恨之种:这种子在奎师那于婚礼那天绑架了艳光时破土而出了。

每一场妖连与奎师那的战斗中,童护都效力于摩揭陀王一边。一次又一次,奎师那饶了他表弟的性命。有无数次,童护被化身者的神箭瞄准,然而想到姑妈和他对她的承诺,奎师那把手移开了。更多的时候,童护落到大力罗摩的手中,而每一次,尽管他充满仇恨和怨毒地辱骂兄弟俩,奎师那还是说服了他的哥哥宽恕了这位表弟。

他开始变得自信,甚至自负,认为他的表兄们不敢伤害他。无论如何,童护轻率地用完了奎师那答应他母亲的一百个赦免中的大部分,除了一小部分。他吹嘘奎师那害怕他,但奎师那一直在数着,他放过童护多少次。

当怖军杀死妖连,来到车底时,他所受到的接待使他大吃一惊。他那出了名桀骜不驯的表亲热情地欢迎他,叫道:“伟大的怖军啊,我的王国是你的!”

怖军感到很惊讶:奎师那的死对头竟然如此轻易地屈服在坚战王权之下。怖军在车底住了一个月,过得很愉快,受到童护的盛情款待。最后,当他要离开时,他诚邀童护作为一位可爱的表亲,参加坚战的王祭。表面看来已归属于般度之子新帝国的童护则回答道,他怎么可能不去呢?

春天来到天帝城,这是王祭的季节。被般度人征服的诸王莅临天帝城,这无比辉煌的地方。在那里,圣者将主持坚战的王祭。毗耶娑来了,那罗陀、苏娑摩、拜罗、烟氏仙人、耶若婆耶等等一百位仙人从因陀罗的天界降下,那时,天界与人界的通道还未被争斗时代的黑暗封锁。人们成群结队地出现:婆罗门、刹帝利、吠舍、首陀罗。智者们使用金色的犁,翻开他们即将在那里祷告神灵的地面,然后尊奉坚战为国王和祭主。天神也来为祭祀增色,因陀罗、阿耆尼和伐由,辉煌又神圣。除了他们以外,还有犍达缚、夜叉、罗刹、迦楼罗、紧那罗……这所有不朽者。祭祀用的器皿都是纯金铸成,正是伐楼那在远古的王祭中使用的。在二分时代,还从未有过这样盛大的祭祀。

王祭开展得庄严、有条不紊,直到灌顶之日。今天,他们必须决定庙堂中谁将第一个接受敬拜。坚战沉默着,作为祭主他不愿自己提出那个他注念的名字。最后,最年轻的般度之子偕天跳起来叫道:“除了奎师那,还能有谁?他是祭祀,也是祭火!”

令坚战吃惊的是,所有与会者都雷鸣般地表示赞同。“神圣啊,奎师那!”他们吟颂着,甚至包括因陀罗和天神们。“万胜,奎师那!”

坚战起身,以圣水为奎师那濯足,然后用这水抹在自己的额头,以及王后和诸王弟、大臣、家人们的头上,按照仪式,他为奎师那披上黄色的丝绸长袍,戴上无价的饰物。当他做这些事时,坚战的眼睛因为喜悦之泪而模糊,几乎无法看清那蓝色之神。天花缤纷如雨,从天界翩然降落。

那苍白如幽灵、强壮如公牛的童护也是王祭的热诚观礼者,并为这壮观的场面动容;尽管他注意到了萨尔瓦和弯牙的缺席。但是,当奎师那被选中接受首祭,童护开始动摇并不满。而当坚战跪在奎师那面前并敬拜他时,车底王再也受不了了。

“停下!”他叫道,脚底装了弹簧一般跳起来。“看起来,这个朝堂的大人们已经失去了理智。否则,他们怎么能让一个偕天这样无知的孩子喋喋不休呢?这个由婆罗门圣者组成的祭礼,有天神们亲自降临的朝堂,怎么能给一个牧牛人,一个家族的耻辱如此巨大的荣誉呢?“

他失去了所有的控制,滚烫的侮辱言辞一个接一个地,从他的舌头上喷涌而出。

“他不属于高贵的种姓,无论精神还是生活。他出生低贱。他是一个被正法抛弃的人,一个浪荡子,一个酒鬼。他的家人受到诅咒。他怎会值得崇拜?这些雅度人怎能配得上这样的崇敬?他们逃离了马图拉,躲进了海边的城堡——多门!”

他像一只鹰一样目中无人。

“在多门,没有人阅读吠陀经,没有婆罗门居住。然而这些牧牛人却在威胁着世间的刹帝利!”

(注:关于黑天出身有不同说法,此处童护采用的是贱民论)

童护指手画脚。奎师那静静地坐着,一丝微笑如同游戏,在他的唇角浮起。般度之子跳起来想要阻止车底族的人中雄牛,但是带着歇斯底里的无畏,童护冲他们咆哮:“耻辱啊,刹帝利!为了一个放牛郎,你们不惜对着同一种姓拔刀相向!”

他的声音变得很奇怪。仿佛驴的嘶叫,就像他出生时一样。然而,这已经是最后的嘲讽,如同谕示,奎师那站起身来,妙见在他的指间燃烧。

“你浪费了一百个赦免,童护。“蓝色之神轻轻动了一下手腕,随着一片骚乱和一声尖叫,妙见取下了童护那苍白的头颅。他的血被白色皮肤映衬得惊人地鲜红,滴入坚战的祭坛之中。天上传来震耳欲聋的霹雳,一声又一声,响彻长空。

几位来自旧日妖连同盟的国王被化身者冷酷的裁决吓得仓皇逃窜。就在他们逃走的时刻,仿佛神迹,一道灵魂之光从死去的童护身体中闪现,如同彗星般,投入奎师那之中。

奎师那微微地笑了。他像往常一样彬彬有礼、镇定自若地说道:“我的表弟童护,在他活着的时候是如此忆念我。从今往后,他将永驻我身侧。”





摩诃婆罗多,史诗与原型

有一种诞生在中国论坛,流行于中国论坛的揭秘文,说摩诃婆罗多史诗是“胜利者书写的历史”,内容不外乎是以俱卢方为主的同人文,加上“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摩诃婆罗多”这类常见朋友圈标题。……问题在于,假如胜利者书写的历史不可信,那么同理,失败者书写的历史为什么就可信呢?可见反对的不是“把历史当成任人打扮的小姑娘”,只是“打扮的人不是我”而已。

史诗不是历史。这是很多人都会混淆的点,一看到“史”,就觉得史诗讲的是真实历史。实际上查一下概念,“史诗,指的是叙述英雄传说或重大历史事件的叙事长诗。……它是人类最早的精神产品,分为创世史诗和英雄史诗。现代语文中,史诗多用来指虚构的文艺作品。”对着虚构作品,煞有介事脑补出一个“失败者被湮没的历史”出来,跟红楼索隐索出各种xxxx一样,脑洞可嘉,然而跟原著真的没半分钱关系。

故事及人物有没有可能存在原型?这个倒确实可能,甚至可以说一定有。但这个“原型”和臆想的“历史”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摩诃成型是前400年到400年,传说中的作者毗耶娑只是歌人的统称,在此之前已有各类故事流传。假如它反映的大战真的存在,那也是远早于此的无数次战争、无数英雄人物、无数故事和想象的汇总。“杂取种种人,糅合成一个”,这是小说的基本手法,更不要说跨度数百年、传唱数千年的史诗。水滴融成江河,江河汇入海洋,面对海洋,如何分辨它原属于哪一支河流哪一滴水珠?更何况是煞有介事言之凿凿说还有什么“被掩盖的历史”了。

其实印度学者也一直有做相关的文字考据和实地考古工作,相比我们,他们更希望得知自己史诗的源头。但这种探究,主要还原的是“故事”,而不是“历史”;通过文本搜集、整理、发掘和比较,尽可能接近故事的“原形”,而不是“原型”。至于后者,尽管民间不时有爆出诸如“发现了怖军吃过的黄油球”之类乌龙消息,关于摩诃婆罗多大战的确切证据仍未找到。多少印度学者努力而未成的事,却被某位中国读者(或者只是电视观众?)轻松破解……这要是真的,天赋异禀已不足以解释了,得是天工开物才行吧……

我不反对开脑洞,事实上如果有兴趣,又确实对反派爱之入骨,想要书写他们的同人故事,那是随意的。如果能像摩诃婆罗多一样,能被传唱千年,就更加可喜可贺。但是,在对印度历史文化一知半解,对史诗本身一知半解,没有任何考古支持的情况下,硬要扳着原著把脑洞当成考据,这就不是翻案,是胡扯。写篇青楼梦,拿贾环金桂当主角,让他们富贵荣华诗礼传家,只要是自己爱好,也没有什么不可以;然而如果说这才是红楼梦的本意,是被曹公刻意隐瞒的金陵十二钗历史真相……emmmm只能说你高兴就好。

大唐西域记中的入灭罗汉故事

《大唐西域记》乌铩国篇记载了关于入灭心定阿罗汉的故事:数百年前,有座山崖突然崩毁,碎石中现出一位端坐的巨人。僧侣打扮,形容枯槁如同骷髅,长长的须发蒙住脸面。人们敲击钟磬,将他唤醒。巨人四顾多时,开口问道:“你们是谁?为何如此卑微矮小?”有和尚答道:“我是僧人。”巨人问:“我的师父迦叶波菩萨,如今在哪里?”答:“很久以前就入大涅槃了。”巨人听到这句话,闭上眼睛,怅然若有所思。又问:“释迦如来复出兴世了吗?”僧人回答:“佛祖导世,已然寂灭。“巨人低头不语。半晌,他腾空而起,化出神通烈焰,焚身俱尽。

这就是入灭心定阿罗汉传,大唐西域记里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。无独有偶,往世书里也记载了一位这样的人物,摩护昆达。他曾是三分时代一位国王,得到因陀罗的长眠赐福。许多年后,在二分时代末,他被黑天唤醒,并赐予解脱。(详见http://naluotuoyinzi.lofter.com/post/1d1ed0d0_d127baa )故事的最后是这样的:“摩护昆达发现,在这个时代,人们变得矮小而微不足道,而来自上一个时代的自己,相比之下就好像远古的巨人。那属于人类的荣光已然消减殆尽,人们变得虚伪、卑鄙而狡猾。他几乎不能相信那些人是古老的高贵种族的后裔。他知道,争斗时代很快就要到来了,世间已不再有他想要的快乐。于是,摩护昆达缓缓向前走,避开那些在他看来矮小而野蛮的人类,一直走向香醉山,那充满香气的圣域,走向通往天界的大门。那里,是神的境界。”

按照摩诃婆罗多的说法,世界从创造到毁灭,共经过432万年,称为一个大时代。它又分为四个阶段:圆满时代、三分时代、二分时代、争斗时代。“劫”指的是一千个大时代,也就是43亿年,对于梵天来说,就是一日夜(题外话,有人用它和地球年代对比,也算是“宗教科学论”的典型观点)。这四个时代总的来说是越来越糟糕的,圆满时代人皆为神祇,遵循正法,美貌、长寿而高大,生活在类似伊甸园那样幸福美满的地方。而后随着时代变迁,人类变得越来越矮小、卑劣、丑陋。摩护昆达是三分时代的人物,他长眠醒来时,正值二分时代向争斗时代的过渡期。世界已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。

佛教的时代观大大缩短了时限,认为佛陀入灭之后将有正法五百年,像法一千年,末法一万年(各路经典说法不一,这里只取一说)。入灭罗汉是迦叶波弟子,亲见佛陀驻世,生于正法之世,却在末法之世被唤醒。以世俗眼光看,这更像穿越小说。只不过小说中的穿越往往是乐观的,印度神话中的穿越,却有着很浓的悲剧气质。时代已逝,愿心未成,师长、圣人皆弃世而去。世人变得卑劣,世界一片混乱。无人可羁绊,无事可执着,只有叹息一声,化为烈火。……细想起来,真是让人怅然又怆然的故事啊。 

有趣的是,这个故事传入中国后,又添了个尾巴。传说入灭罗汉被玄奘解脱,投生到了尉迟恭家中,也就是玄奘弟子,俗名尉迟洪道的窥基法师。另一则关于摩护昆达的八卦是,他是摩喜施末底王国的创立者。这个传说中的国度后来被搬进了巴霍巴利王的故事中,成为巴霍巴利的祖国。


自译Pradyumna:Son Of Krishna片段:一万六、好奇宝宝甁首和心塞的尊王

“这些宫殿是奎师那为他的一万六千个妻子建造的。”

“一万六千个? ! ”瓶首毫不掩饰地大叫起来。这事可真是太激动人心了,回头就赶紧和朋友们分享!坚战瞪了他一眼。

“别让你的想象力变成脱缰野马,年轻人。正如我先前所说,事情背后另有真相。邪恶的人才会试图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”

“所以告诉我吧,真相到底是什么呢? ”年轻人的双眼闪闪发光,就在这一会儿功夫,他的脑袋里已经转过各种千奇百怪的解释。

“奎师那娶她们不是为了爱欲,而是出于怜悯。那罗伽阿修罗曾被预言将死于女人之手,于是他关押了他王国里的女人们,想要避免死亡。但奎师那在王后真光的帮助下杀死了他。”

“那他为什么不释放她们?”

“他做了。他用轿子送还她们,还带上黄金、象和马作为礼物。但她们又回来了,含着泪说家人拒绝接受她们,嘲笑她们是跟阿修罗上床的堕落女人。奎师那怎会让她们因阿修罗的罪孽而受苦?于是他娶了她们,以此让她们恢复尊严和快乐。”

瓶首安静了一会儿。然后他嗫嚅着说: "伯父……那么,那里还有其他等待拯救的女人吗?因为我……”

“够了!……”



Pradyumna:Son Of Krishna(明光:黑天之子)这本书讲子世代的故事,这个小段子是明光降生,坚战带着瓶首到多门城祝贺,顺便八卦了黑天妈妈洗……

印度哪吒的故事

哪吒原身是一位印度神祗Nalakuvara,即那吒俱伐罗,在佛经中被称为那拏天。印度神话里,他是财神俱毗罗之子,还有一位弟弟叫Maṇigriva。一日天气炎热,兄弟二人带着几位天女,来到湖中洗浴。正好仙人那罗陀来到湖边问讯,二人却只顾着和天女嬉戏,赤身裸体傲慢无礼。那罗陀大怒,便诅咒二人变成两棵树,除非得到毗神怜悯才能解脱。此后,毗湿奴化身黑天下界。熊孩子黑天偷奶油被人告状,母亲责罚他,将他拴在搅奶油的杵棒上。黑天拖着杵棒行走,撞断了两棵树,正是哪吒兄弟俩所化,从而解脱二人。

这位印度哪吒是有妻子的,名叫兰芭(Rambha)。罗摩衍那里讲述了这段故事。罗波那是俱毗罗之弟,哪吒的叔叔。某次他偶遇独行的兰芭并强奸了她,哪吒因此诅咒这位叔叔,只要他强迫不爱他的女子,就会十首爆裂而死。这也就是罗波那劫走悉多却始终没有对她用强的原因。哪吒也诅咒失贞的妻子变为石头(等等?),此后罗摩以足触石,使兰芭复活。兰芭的另一个版本是因陀罗派她引诱圣者,被圣者诅咒为石。两个版本中她都挺不幸的。不过,夫妻二人一为木,一为石,倒也算是木石前盟了。

哪吒后来跟着他父亲一起,被佛教吸收,又传至中国。佛教四大天王中的北方多闻天王,藏密的黄财神,日本人喜欢的毗沙门天……溯源都是财神俱比罗。有趣的是佛教里毗沙门天的配偶是吉祥天,即毗神之妻拉克什米,手持宝塔,托塔天王称号或从此而来。然而又怎么变成李靖的呢?这个过程就不得而知了。

之前看到说哪吒是“波斯神Nuzad”的说法,按照上述传播脉络来看,哪吒的出身跟波斯拜火教没有关系。nuzad是波斯语“童子”的意思,不是神灵。印度哪吒并非童子形象,传入中国才变化,也不可能倒回去找波斯童子的词源。这个说法只限于中文网络,以“某些波斯学者认为”作为来源,搜索则没有看到相关研究文章。 不过其形象和故事则有可能和当时多数佛教形象一样,受到祆教影响。也就是说,祆教元素的加入(如果有的话)应当是在进入中国之后,而非之前的源头处。

也有学者认为,哪吒故事中吸收了部分黑天传说,如杀龙王三太子,对应黑天降伏蛇王Kaliya。但总的说来,其主体是不折不扣的中国故事,诞生于中国本土,有中国式的情感和中国人的性情。——尽管源于印度,在经历了民间传说和封神西游的重塑后,“哪吒”这个形象和故事中的那个少年一样,也经历了割肉剔骨的过程,最终成为本土这尊莲花化身。



黑天解脱两棵树



印度财神俱毗罗(图源谢田)



罗摩解脱兰芭



黑天降蛇王。



哪吒。

三生三世门卫君

印度寺庙大门两边经常会看到Dwarpal即门神的塑像。最出名的门神,就是毗湿奴的毗恭吒宫看门人Jaya和vijaya兄弟。传说他们和毗神一样,身有四手,面貌俊美。一日,毗恭吒宫外来了四个婆罗门打扮的童子,要求见毗神。毗神正在瑜伽睡眠中,两人拒绝放人。谁知这四位并非普通熊孩子,而是四圣童,有种说法认为他们是四大吠陀的化身。被阻拦的四圣童火冒三丈,立刻诅咒两人下界历劫。

发现诅咒生效,迦耶和毗迦耶慌了,赶紧找毗神求救。毗神说这是你们的因果,我也爱莫能助。不过,可以给你们两个选择,一是做善人,受我的庇佑,转世七次再回来;另一个就是做恶人,被我杀死,这样只要三世就能消业。俩人哭哭啼啼表示,我们不想离开您的莲花足下,所以干脆与您为敌吧,这样也能早点归位。

这里的逻辑似乎有点费解:为什么做了恶人反而能早回?原来,印度人认为善业恶业都生于因果,皆有定数。毗神化身下界是为了消除恶业,门卫们化身阿修罗聚集恶业,就像磁铁吸附铁屑一样,方便毗神连锅端,省了上主的事儿。这算帮手,所以是有功的。

于是两人转世,第一世是圆满时代,化身为金目和金床。金目拐地母,被第二化身野猪杀了;金床生了个复读机儿子,被第四化身人狮杀了。第二世是三分时代,他俩化身罗波那和弟弟巨人Kumbhakarna,死于第七化身罗摩之手。第三世就是二分时代,变身童护和他表哥弯牙(Dantavakra)。黑天妙见削了童护,这个都熟。弯牙加入了俱卢军,偕天在战场上打败他,又放他一条生路。结果他还是作死,在回程多门的路上截杀黑天,终于如愿以偿被妙见抹了脖子,跟童护一起回天宫了。

“死于妙见下能得解脱”大概就是源于这里,毕竟金床被撕、金目被锤、罗波那兄弟被射,只有到第三世才算是彻底解脱了。另外这三世的能力也是越来越弱,二金是宇宙级别灭霸,罗波那兄弟也是人间大boss,童护和弯牙就只是小国王了。据说是恶业越来越轻,也有说是因为时代变化,无论善恶,越到后面的时代力量越弱。迦耶和毗迦耶其实还挺好认的,因为都是成双成对出现,站在大门两边。




 






【自译】无限蛇舍沙

舍沙通常被描绘成一种极其巨大的形状,漂浮在空间或乳海上,形成保护者毗湿奴的床。 Shesha源自梵语,意为“劫余者”:当迦利时代结束,世界于劫末毁灭时,万物皆归虚无,而他仍在。

在神话中,舍沙有千首,宇宙中所有星辰都位于他的头上。每当他将地球从一个头移动到另一个头上时,就会发生地震。 千首向前,时间线向前,创生一切;当他回头,宇宙便不复存在。

舍沙是蛇中第一个出生者。他厌倦了弟弟们狡猾和邪恶的行为,离开了母弟,执行严酷的修行。舍沙的修行感动了梵天,梵天问他想得到什么恩惠,他回答道,想要自己的思想永远追随真理、善良与和平。梵天对这个答案满意,便让他稳定大地。从那时起,舍沙就一直将大地置于他的头上。

通常他被塑造成五首形象,五个头皆翼护毗湿奴之上,张开口露出尖牙。 蛇身盘绕,形成毗湿奴斜倚的神座。 印度教徒崇拜它,因为它是毗湿奴所在地,他们形影不离。


无限蛇舍沙支撑世界,也是毗湿奴所依赖的人。三分时代,毗湿奴化身罗摩,将道德作为建立正法的第一要素时,舍沙履行职责,化为他的弟弟罗什曼那。罗什曼那不仅是罗摩的弟弟,也是他永恒的影子和战友。他们几乎是不可分割的。而在其后的二分时代,毗湿奴化身黑天,舍沙请求成为兄长,因为兄长将得到更多的爱。至尊者允诺了这一点。于是舍沙化身大力罗摩,在富天跨越河流,将婴儿黑天带到戈库拉时,舍沙从河中升起,如一把巨伞遮住他们。

与上一个化身不同,大力罗摩拥有更多权力。他是兄长,可以向至尊者发出命令,行使他的权力。作为兄长,大力罗摩可以向黑天要求;黑天从不违拗哥哥,不过,他总有各种方法,让大力罗摩同意他的计划。这确实是一种美好的关系,二者都充分理解并履行着他们的Leela。











《隋唐演义》中的花木兰故事

褚人获的《隋唐演义》里讲述了一个完整的花木兰故事,串起了三位奇女子,结局也是我小时候的意难平之一。

这个故事里花木兰的父亲叫花弧,字乘之,是曷娑那可汗治下的千夫长。背景是隋末唐初群雄争霸,刘武周投靠突厥,受封定杨可汗。他与曷娑那可汗约好攻打唐军地盘,于是后者开始点兵。←没错,在这个设定中,一开始“可汗大点兵”打的是李家。

然而曷娑那兵马未到,刘武周贪功轻敌,被秦王李世民杀死。李世民致书曷娑那可汗,晓以利害,求为盟约。曷娑那可汗本来就因为分赃不均与刘武周产生嫌隙,此时正中下怀,答应帮助李家扫清刘武周的盟友窦建德。

这边厢木兰代父从军,走的完全是原诗剧情。她随可汗入见秦王,秦王见她“相貌俊伟,为人伶俐”,十分喜爱,提拔为亲兵。她带兵去打窦建德,却碰上了另一位女将军,窦建德之女窦线娘。窦线娘治下女兵打仗勇猛,木兰被俘,被迫泄露自己的女子身份。窦线娘奇其为人,与她义结金兰。

此时窦建德兵败被俘,即将行刑。为救父亲,窦线娘自缚上殿要代父受刑,而木兰也慨然相随。李渊见二女义烈甚为感动,允许窦建德出家,窦太后收线娘为义女。窦线娘与罗成早结同心,罗成辗转托秦叔宝说媒,然而窦线娘以亡国之女,未来难测,决定辞婚,并修书托木兰转交。木兰回归故里,才知道父亲已死,母亲改嫁,家中只剩下妹妹又兰和小弟。

曷娑那可汗知道了木兰女子身份,打算将她收入后宫,木兰不允,在父亲坟前自刎(我!小时候看到这里!被暴击了!为什么是这个结局……)临死前她将窦线娘的信托付又兰。又兰决定完成姐姐遗愿,也易钗而弁去寻找罗成。这中间又牵扯了她与罗成的彼此生情又以礼自持,按下不表。最后,按照中国戏剧的标准圆满结局,窦太后赐婚,线娘、又兰都嫁了罗成。

抛开这个有点庸俗的大团圆结局不论,故事里的三个女孩子都特别美好,无论是木兰的代父从军、陪线娘赴死,还是线娘的义释木兰,拒婚罗成,以及又兰的千里送信只为完成姐姐遗愿,都是“义”字当头,为他人着想远胜于自己。在那种朝不保夕的乱世,真的是非常难能可贵了。

非洲众神

看到有人提到“非洲人自己的文化”,好奇去查了下,发现即使不提四大文明的古埃及,非洲的本土传说也非常有趣。比如说,他们也有抟土造人,也有伊甸园传说,只不过引诱者是蜥蜴而不是蛇。

先说北非,北非与欧洲往来很早,文化交流也早于中国。在部分地区曾发现印度教信仰,至今南印达罗毗荼人还被认为具有非洲基因。公元前6世纪波斯祆教盛行,公元300年北非很多地区接受了基督教,至700年,伊斯兰教盛行。北非与印欧大陆的联系可谓非常紧密,在神话上他们更多受到埃及-苏美尔文化的影响。

相比而言,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南部非洲,就是很迟才接触到所谓“文明世界”。传教士进入是在19世纪,而在此之前,南部非洲文化已经发展了6000年,保留了大量原始神话。其主要神灵大致有:

创世神:西非称为阿玛(Amma)或奥洛朗(Olorun),东非称为穆伦固(Mulungu)。还有些地方是一位女神,称为娜娜布鲁库(Nana Bluku)。他/她是一位创世之神,也是天空神。传说中这位神灵创造了世界,又以黏土捏成自己的形状,造出了人类。

日月神:太阳神Mawu和月神Lisa,这是一对双胞胎,他们被认为是创世神的孩子,也有说是一男一女。非洲人认为双胞胎带有神性,性别不同的双胞胎则象征着宇宙的二元性。

生育女神:Ala Ibo,她也是母亲神,主要在尼日利亚被崇拜。她还被认为是暗之世界的统治者。

战神:Kibuka Buganda,主要在东非。西非则称为奥衮(Ogun Yoruba),也是武器之神。

风暴神:尚格(Shango),掌管雷电和暴风。他原本是民间传说中的一位勇士、人王,后来逐渐神格化。

欺诈之神:伊苏Eshu,他是神中的流浪者,骗子,一方面带来争吵和不安,另一方面他又是人类和至高神之间的信使。

祖神:Kintu被认为是第一个人类,也就是人类祖先,他与神的女儿Nambe结婚,诞下生灵。苏丹人则认为Garang是第一个男人,而Abuk是第一个女人,他们是被创世神用黏土捏出来的。此外,非洲人信奉万物有灵,认为灵魂存在,而祖先的灵魂会转生,被祭祀的祖先称为Zoa。

关于世界:非洲许多地方认为,世界诞生于一只巨大的宇宙蛋中,而南部的一些神话里,世界是置身于一只巨大的蟒蛇上,它如彩虹,跨越宇宙空间。

关于死亡,努尔人认为人类原先生活在天上,类似伊甸园的乐园之中。然而由于蜥蜴的引诱,人类离开了乐园。一只鬣狗切断了连接天地的绳索,让人无法返回天上,于是只能回归地下。更为普遍的说法是,至高神让一只狗带着“生命来了”的消息,一只蜥蜴带着“死亡来了”的消息同时出发。原本狗的速度更快,然而途中狗需要停下吃饭,蜥蜴则没有停下脚步,于是它先抵达了人世。从此,死亡永远快于复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