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罗陀_银子

印神笔记:孙悟空、哪吒、二郎神……都是印度神吗?

《大圣归来》播出时,媒体热炒了一波“孙悟空来自印度”说,说是印度媒体提出的。看了一下被点名的《印度时报》(Times of India),原文是“He has some attributes,fighting and magical skills as India's Lord Hanuman(译:他的某些特征、战斗和魔法技巧与印度的主哈奴曼相似)",是比较中肯的说法,并非”印度人要来抢中国神“。

其实孙悟空和哈奴曼的联系确实有人提出过,不过是中国学者。最早是胡适,而后郑振铎加一、陈寅恪加二,季羡林加了10086。陈寅恪的想象力更为丰富,他还提出大闹天宫的故事原型之一,就是罗摩衍那中哈奴曼大闹楞伽城。《罗摩衍那》故事流传甚广,泰国将它改编成《拉玛坚》,作为本朝源流、王权天授的神话,曼谷王朝开国之君称拉玛(罗摩)一世,目前在任的是拉玛十世。泰国猴王来自于印度是毫无疑问的。但孙悟空则不一样。无论是早期民间话本还是吴承恩的改编,其创作人和主体内容都来自中国。简单来说,猴神哈奴曼或许如胡适推断的那样,曾经传入中国,也给过这个形象最初的灵感,但作为西游记的孙悟空,早已是不折不扣的中国神了。


(哈奴曼和罗摩)


(泰国猴王)


不同于孙悟空的源头不明,哪吒的情况则要明确很多,他是佛经中的Nalakuvara。印度传说中,财神俱比罗之子Nalakuvara和Maṇigriva与天女嬉戏,那罗陀来访,见两人赤身裸体傲慢无礼,便诅咒二人变成两棵树,除非得到毗神怜悯。后来黑天因顽皮被母亲责罚,拴在搅奶油的杵棒上,以神力挣脱时撞断两棵树,从而解脱二人。Nalakuvara后被佛教吸收为护法神,中译那吒俱伐罗,简称哪吒。此外也有学者认为,哪吒故事中吸收了部分黑天传说,如杀龙王三太子可能来源于黑天降伏蛇王Kaliya。当然,即便如此,剔骨还父、割肉还母的故事主体也是完全中国式的。哪吒可以认为是本土化了的外来神。


(哪吒)


(黑天解脱Nalakuvara)

二郎神的来源就很复杂,有李冰说、王衍说、赵昱说等等。其中有一种,也是比较重要的说法是,二郎神是祆教(拜火教)风神维施帕卡在蜀国的变种。佛教传入信仰祆教的粟特人中之后,和旧有宗教结合起来,其大自在天(Maheshwara,即印度教的湿婆)与维施帕卡合二为一。此后,这个具有典型湿婆特征(三眼、手持三叉戟)的维施帕卡又随着粟特商人(史书称胡人、蕃商、康国)传入中国。但这一说法目前仍是假说,没有明确的证据。


(湿婆)

于是又回到标题那个问题:孙悟空、哪吒、二郎神到底是不是印度神?我的答案倾向于否定。文化是漫长历史时期的融合发展,神话则是民间到庙堂不断演变的过程。或许在人物的原型塑造上曾经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,但我们熟知的西天取经、剔骨割肉、劈山救母……这些故事都有着中国血脉,是民间智慧的原创。无论形象起源于何处,或受到谁的影响,都是货真价实、毫无疑问的中国文化、中国形象、中国故事。这一点无人能否认。


罗摩衍那插画连载(一) by Keshav Venkataraghavan

 

Keshav Venkataraghavan在推上发了他40年前(1976)的罗摩衍那插画


The Ramayana sketches 01 - From today I share some drawings and paintings done from1976 onwards, #Krishnafortoday

 

Ramayana sketches 02: The gods plead with Vishnu to reduce the burden of the earth. #KrishnaforToday

众神恳求毗湿奴减少大地的重负



Ramayana sketches 03: Valmiki welcomes Narada #Krishnafortoday 蚁垤仙人欢迎那罗陀

 #Ramayana sketches 04: Valmiki utters a shloka in grief after seeing a hunter kill a krauncha bird. #Krishnafortoday 见到猎人射杀仙鹤,蚁垤仙人吟诵着悲歌 


#Ramayana Sketches 05: Dasaratha performs the Putra kAmeshthi Yaga. Rama is born. #KrishnaforToday 十车王举行求子仪式,罗摩降生

#Ramayana sketches 06:Yoga Vasishta. The guru Vasishta's Upadesha to Rama. 极裕仙人教导罗摩


#Ramayana sketches 07:Vishwamitra seeks the help of Rama to protect the yagnas from the Rakshasas. 众友仙人寻求罗摩帮助,保护祭祀免遭罗刹破坏。


#Ramayana sketches 08: Vishwamitra leads Rama and Lakshmana into the forest to protect the sacrificial fire.众友仙人带着罗摩和罗什曼那进入森林保护祭火



#Ramayana sketches 09: Vishwamitra, as Kaushika, confronts sage Vasishta to take away Kamadhenu. 众友仙人为僑尸迦王时,欲得到极裕仙人的神牛



#Ramayana sketches 10: Rama kills the demon Tataka, as instructed by Vishwamitra. 罗摩依照众友仙人指示,杀死了魔鬼





【NG衍那】然后全剧终

啊哈哈哈太好了正愁后面填不起来~这下可以不用写啦!

痴飨:

崩坏恶搞风慎入/算是《不知》的番外?不过关系也不是很大


 


【Act 1】


      “罗什曼那!”忠心耿耿的弟弟急匆匆地赶回,一脸担忧的嫂子向他跑去。


      “刚刚你们去哪了?我好担心!”


       罗什曼那一头雾水:”刚刚不是你要我去找哥哥的吗?”


      “没有啊!我眼睛一花,你们就都不见了……”


      “?????”


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。吉罗娑山。


      “大天!”


       虎皮上的神祇睁开眼,看见表情古怪的吉祥天站在自己面前。


      “有事吗,女神?”那件事即将发生,他现在心情并不好。


      “你和萨蒂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啊,果然。


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这一刻终将到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拉克什米的表情变得更奇怪了。“是你要萨蒂去暴打罗波那的?”


      “!?”


      “萨蒂变成悉多的样子,被罗波那抓走了,现在她现出杜尔迦像,把罗波那的王国搅得天翻地覆,可按规定她也不能杀死罗波那,那罗延把迦楼罗的尾巴毛都拔秃了都不知道剧本要怎么改!”


      “!!!???”


      “不要打标点符号了!”拉克什米一把扯起大天,“快去阻止萨蒂啊!”


       【论见偶像(大误)早到的后果】


 


【Act 2】(三次创作,前篇为银子君的《莲花上主》)


        莲花好像一叶小舟,在两种强大的力量拉扯下剧烈抖动,紧接着轰然一声,花瓣被撕扯的粉碎,片片落花中一道蓝色光芒急坠下来,失去控制一般向下落去。


      “那罗延!”拉克什米急追上去,想要接住陷入危机的丈夫。


       天旋地转中她勉强抓住了小小的手臂,可两人还是不受控制地被黑暗裹挟而去。


      “Duang!”


      “啪!”什么东西被震起又落地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“噼里啪啦轰!”


      “咳,咳咳咳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一大一小从烟尘里挣扎出来,映入眼帘的是金碧辉煌的宫殿,殿内座无虚席,似乎在举行什么集会。


      “咦?”大殿主座上那个脸色惨白的男人似乎相当眼熟。


       再一看去,旁边那个盛装的少女有一张和拉克什米一样的脸。


       再往近处看,殿下一张座位上的男子,和那罗延长得一模一样。


      “黛微……”那罗延艰难地发出了这两个音节,“我好像,知道这里……”


      “嗯,我也……应该知道。”拉克什米咽了一口唾沫。


      “黛微,我要告诉你一件事。”小小的至高神僵硬也不失优雅地转过头,“我们掉下来的时候,弄坏了一样东西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她顺着那罗延的目光看去。


       断成两截的,湿婆神弓。


       高位上的弥提罗国王,摇晃两下,晕倒在地。


       【现在问题来了,悉多要嫁给谁】


       【大号小号的修罗场吉祥天表示我也是日了整个雅利安】


 


【Act 3】


       大地下陷,所有人都站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天坼地裂的巨响,地面再次裂开,巨大的水柱喷薄而出,湿漉漉的悉多和地母又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
       悉多按着胸口不停地咳嗽,地母的脸色黑得像伽梨一样。


      “罗摩!你这豆腐渣宫殿建的时候不看风水吗!这下面有地下水啊我屮艸芔茻!”


       【罗摩:怪我咯】


 


【Act 4】


       调整了一下呼吸,我听到姑母的声音:“王兄,新的灯油怎么样?”


       父亲的眼神变得柔和:“很好,她很喜欢。”说完这句话,父亲白眼一翻,口吐白沫地倒地。


       !!!???


      “Cut!道具组!道具组给我滚出来!你们在哪里买的五毛钱灯油!?男主角煤气中毒了啊!”


      “那,那接下来怎么演啊?”


      “演演演演个因陀罗啊!叫救护车!”


 


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啦!”俱舍把笔一摔,“说好的改变剧情你不要混进奇怪的东西啊!”


       我把那些字擦掉,拍了拍手,把一个黄油球塞进嘴里。


      “反正没有用啊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你看,每个改变都是因为神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不是因为罗摩和悉多。”


 



(罗摩&奎师那)引导

罗摩是被笛声惊醒的,悦耳的好像鸟鸣花开一样的笛声。他猛然坐起,条件反射的摸了摸身后——还好,那张与他形影不离的宝弓还在。他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情,那时自己和猴子大军在战场上,被蛇箭射中。为什么以及怎样到了这里,他完全不知情。 

 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战士,他并不急于行动,而是先谨慎的观察起周围环境。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,和阿逾陀不同,阿逾陀的美是出自人工的富丽严整,而这里完全天成。青草如丝,缓缓伸展到溪水边上,不知名的花到处都是,随意点缀着这场景。金苏伽树花红如火,图尔西草散发着芳香。藤萝从林间挂下来,随着风轻轻飘荡,而这一切好像都在随着那神秘的笛声起舞。气氛静谧安详,让人身心愉悦,看起来没有任何危险。

 罗摩舒展了一下身体,站起来循声而去。刚迈出脚,一样东西突然从草丛中跃起,差点撞在他腿上。他本能后退一步,却听见笛声停了,有人笑着说:“别怕,他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罗摩这才看清刚才那是只兔子,一只肥大的白色兔子。兔子好像受了委屈似的瞪起红色眼睛看着他,在他表达歉意之前飞速跑开了,然后跳到树下躺着的人怀里。

 那是个少年,头上插着一枝艳丽的孔雀翎。绿叶做成他的头冠,鲜花围绕着他修长的脖颈。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和这春日山谷完全一致的气息,明亮而美丽。又或者这气息本来就是来自于他,然后才弥漫到这片土地?

 罗摩合掌,向这陌生少年致意。

“您好,请问,我是否可以将您看作是这里的主人?”

少年笑了,眼神清澈:“是的,你可以,你可以将我看做任何人,只要你愿意。”

 和恪守正法的罗摩不同,少年说话的语气非常亲切随便,但又不会让人觉得失礼。好像他和罗摩是相识很久的朋友一样。罗摩觉得他在哪里见过这少年,却又怎样都想不起来。

 “我是一个迷路的人,不知道什么缘故,我被命运带离了战场,来到这里。也许你能帮助我指引方向,让我知道如何摆脱眼前的困境。”不知不觉的,他也开始用朋友的心态对待这少年。

 “指引方向?这是我乐意做的。不,应该说这就是我的工作。但不是你,也不是现在。因为带你来的人是’他’。”

 “他?”

“你不知道’他’的存在?”轮到少年惊讶了,“我还以为你像我一样,对’他’有所了解。”

 不等罗摩提出疑问,他已经敏捷的跳起身,放下了怀中的兔子。少年身材颀长,下颏圆润。如果说罗摩如同明月映照下独立于清池的莲花,少年便是春日暖风里摇曳于花丛中的牡丹。两个人,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,却水乳交融,配衬的恰到好处。

 “奎师那,瓦苏戴夫 奎师那。”少年的笑容和春风一样暖。“我知道你的名字,你是罗摩。”

 

“你见过我?”

“我知道你。”

 

这是个含有深意的回答,罗摩也好像有些恍然。他正要开口,突然听到一声巨大无比的雷鸣,震得耳膜轰轰作响。

 

 

(好吧这是恶趣味的一篇而且OOC……设定是罗摩不知道自己身份奎师那引导他发现……别理我我就是想看到两个小号在一起会怎样啦—_—|||)

 

[奎师那&罗摩] 传说背后

1、母亲的梦 

 贡蒂梦见六个儿子围在身边互相喂着炸糖球。甘陀利梦见丈夫温柔地感谢自己为他带来百子。罗陀梦见儿子成了万人称颂的王者和战士。德尔帕蒂梦见她的朋友告诉她所谓的预言只是一个谎话。而雅首达就算在梦里也会露出安心的微笑,因为她相信那个甜蜜如奶油的孩子永远不会遭遇仇恨和诅咒。

2、牧歌

太阳下山,牛羊也缓缓回家了。晚霞像最精美的沙丽。奎师那躺在哥哥膝上,吹响了他清脆的笛子。大力罗摩背靠金苏迦树,伸手拂开弟弟额前的乱发。两个少年都有纯净光洁的面容,他们彼此相望,笑容无忧无虑:一个是因为看不见未来,而另一个呢,则是因为看到了一切,并且知道一切也终将结束。

3、思念

“为什么又跑出去偷奶油?坎哈?难道妈妈没有把你喂饱吗,还是我做的不如别人做的香醇?为什么你不回来偷妈妈的奶油呢,坎哈?”两鬓斑白的妇人举起手中满满的罐子,喃喃质问着,那个记忆中的人。


4、诀别

 离开温达文的时候大力罗摩心情兴奋。他像每个同龄少年一样向往着更广阔的世界。兄弟携手闯荡天下的豪情令他激动,以至于忽略了弟弟回望故土时复杂的眼神。很久之后他才意识到,它真正的含义。

5、传说背后

 在古印度部族时代,曾出现过一位杰出政治人物。他是某个海滨小国的王子,与兄长共治国家。大战中他选择支持有姻亲关系的一方,凭借智谋和纵横术帮助他们取得胜利,却因此与支持另一方的兄长产生矛盾。矛盾升级为一场内斗,兄弟二人双双战死,城池被海啸摧毁,部族灭亡。此外,他不能成为国王的原因是母亲身份低微,而他从小跟随贱民母亲长大。后世传说中回避了这一点,把这位母亲改成他的养母。

6、牺牲者

 大战开始时我还未成年。我随父兄出征,梦想像他们一样建立功业,却在战争中被敌人围攻,流尽了鲜血。在倒下之前,我看到新婚妻子的微笑,以及母亲含泪的眼。我不是激昂,不是闻军、子月…只是一个身份低微的普通少年战士。那部著名史诗中有关我的描写只有一句:积尸如山,血流遍野。

  7、归来

 雅首达死去的那天,邻居们来帮助整理遗物。他们惊讶的发现,房梁正中那只总是满着的奶油罐不知被谁打破了,里面已经空空如也。

  8、安眠

“累了?”“嗯。”“那就睡吧。”他听话的点点头,像儿时那样枕在我的膝上,闭上了眼。……俱卢大战之后的二十三日,我的坎哈回来了。


9、遗忘

舍沙还记得雅度族灭亡的那一天,也记得自己升天时的情景。他唯一不知道的是,就在那个时刻,黑天曾为大力罗摩流下一滴泪。而在接下来无尽的岁月里,上主也再未说起。

 

10、天人五衰 

 “天啊!我以为射的是鹿,没想到是您!大天在上!我竟然伤害了我最尊敬的殿下!”“不,遮罗,射中我的不是你的箭,而是我的命运。起来吧,不要流泪。我将赐福于你,愿你平安,吉祥如意。”

 
11、如果你不是神

 他苦心谋划的胜利是一场惨胜,他倾力支持的朋友国祚不永,他用心保护的族人自相残杀,他同心断金的兄长反目相向,他倾注心血的故国毁于海啸…而他自己终被猎杀于林中。时间燃烧一切,又燃尽一切,爱过、追寻过、保护过的什么也没剩下。英雄在历史中孤独的死去,神灵在传说里寂寞的永生。

 
12、如果他们不是神

 艳光卸下花环和首饰,只留下一支折断了的孔雀翎。这是她亲手从林间那具肢体残缺、血液流尽的尸体上取下的。它曾陪伴了那个人无尽风流的英雄岁月,而今它将代替他,陪她走向终点。火堆燃起时她看见那人从天而降,光华眩目,向自己含笑伸手…然而旁观者却只闻到肉体毁灭时的焦臭。


13、如果世上没有神话

 失去了多门的强援又面临国内叛乱,白发苍苍的国王带着妻子兄弟,像多年前那样走上了放逐之路。疾病、严寒…亲人们相继倒在路上,只剩下国王一人。他死时没有看到地狱也没看到天堂,只听见远方牧民在唱婆罗多的歌谣。那是他们的故事,在故事里他们永远年轻,莲花般美丽,天神般强壮。

 
14、最后的触足礼

 
他从梦中醒来,才发现自己像往日一样,靠在那人铺满鲜花的床前睡着了。大殿已经空空荡荡,远处传来女人悲恸的哭声。他揉了揉眼,像是要确认什么是真什么是梦,而后他想起了即将进行的葬礼。于是阿周那虔诚的俯身,低下白发苍苍的头颅,将它轻轻贴近昔日御者满是血污的冰冷双足,向他作最后的告别。

 
15、神与人

 
人们给他建了辉煌的寺庙,雕塑了美丽的神像。他们向那塑像供奉奶油和鲜花,歌颂那些传说中的神迹。后来,庙宇不慎毁于烈火。失去庇护的人们悲伤哭泣,只有一个孩子欢呼雀跃,因为他看见废墟上空飞翔着解脱的灵魂…没有人相信他的话,因为他看到的不是四臂的光辉的神,只是一个微笑着的疲倦的凡人。

 
16、生与死

 
上主永在。他不生、不灭、无量、无限,遍入三界,无所不在。但是Madhav和坎哈却永远的死去了。

 
17、给世间至美之人

 
很多年过去了,世上再没有般度族,也没有俱卢族。牧童吹着芦笛,走在传说中的古战场,脚下踩到了一样东西。他好奇的将它挖出,才发现是一根破碎的卷轴,仅在下端粘附着一些帛片,颜色已成深褐,上头有不知是花纹还是古文字一样极淡的痕迹。用手轻轻一碰,便碎成齑粉,再也瞧不见。

 
18、重生

 
“如果奎师那真是慈悲的神,一秒钟就可以终结摩诃婆罗多战争。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,而是放任事情发展,让生灵涂炭……所以要么他不存在,要么他是邪恶的。”“不!他的确存在,也绝非邪恶!”感觉到印度学生的激动,德国教授耸了耸肩,友好答道:“抱歉,我无意触犯你的信仰。”…人群散去,只剩下阿周那发呆。一个声音响起:“其实,这并不重要。”蓦然回首,他看见后排坐着的少年,鬓边斜插一支孔雀翎,笑容明亮如日月。

 

附:小王子(罗摩与哈努曼)

 
1、驯养

 “如果你驯养我,我们就彼此需要;对我而言,你就是宇宙间唯一的了。你的脚步声会变的与别人不一样,像音乐。我是猴子,莲花无法让我产生联想,这实在很可悲;可是你有一双莲花般的眼睛…如果你驯养我,那该多么美好!莲花会让我想起你…我也会凝视着花,向别人说起你的名字。” 

2、得到

 就这样,小王子驯养了猴子。而他离开的时刻也快要到来了。“啊!我一定会哭的!”“你看,我不想伤害你…是你要我驯养你的。”“对啊。”“可是,你快要哭出来了。你根本没得到什么好处。”“不,我得到了。现在,我拥有莲花的颜色和…你的名字。”

3、流言·谎言

 后来,猴子去了很多地方。他爬上最高的山,渡过最大的海。他向遇见的每一个人描述小王子的样子,讲述他们的故事。有人告诉他曾在沙漠里看到一具小小的尸体,可是猴子不相信这些流言。他的小王子一定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星球,就像他告诉他的那样。他的主永不欺骗。

4、独白

 我在世间每个角落吟唱你的名字;我向路过的每个陌生人讲述你的故事。时间已把我忘却,而你仍未出现。